诺星

目前停更中
人生没有重来,贪婪有何不可。

【SJ翔润】明日、僕は君に会いに行く

《遇见》的后续番外

↑ 原文的剧情有些小修改

有很少很少很少的一点竹马

手很生,本文算是复健吧

—以下正文—


7月20日

樱井翔喜欢松本润,然而松本润不知道。

两人是在今年三月认识的,当时樱井翔就对这个男人有好感。几经周折,才在五月时发现他住在自家隔壁。

毕竟住得近,两个月间,两人经常见面。两人像是相见恨晚的朋友一样,总能一聊就聊很久,停不下来。

樱井翔很快就发现了自己对松本润有超越友谊的感情,然而他没有告白。樱井翔搞不清楚松本润对他的感情,樱井翔有些害怕,如果自己告白了,那两人会不会连朋友都做不了。

樱井翔很苦恼,但松本润似乎完全没有发觉,今天仍旧和平常一样,倚在阳台上,手里拿着一罐啤酒,一边喝着一边和站在隔壁阳台的自己聊着天。

 

松本润喜欢樱井翔,然而松本润自己并没有意识到。

五月的时候,松本润接到了樱井翔的电话,事后他曾经把樱井翔的号码和生田斗真发过来的那个号码进行了对比,确实是同一个。他知道了,樱井翔就是那个当年在庆应的舞台上发着光的rapper。说实话,他有很多问题想问樱井翔,但是,他又不知道该从何问起。毕竟,松本润并不想承认当年被拉上台的那个人是自己。

既然樱井翔没有问,松本润也就没有再提过。

今天的松本润一边喝着啤酒一边靠在阳台围栏上和樱井翔聊天,两人聊到最近有个不错的电影出了DVD,正说着要不要约个时间租了碟到松本润家看,樱井翔轻笑着答应了。松本润看着樱井翔的笑容,忽然莫名地觉得,这样的时光,真是美好。

当松本润发现自己的这个想法时,他愣住了。

 

8月30日

樱井翔犹豫了很久,终于决定在松本润生日这样一个特别的日子里告白,虽然他仍然没搞清楚松本润的心情,但他隐隐觉得或许能行。

八月初的时候,樱井翔如约在周末的时候去了松本润家,两人靠在沙发上,看了一场电影。很不幸,那是一部爱情片,而且是一部拍得很好的爱情片。当男女主角在跨越重重障碍,终于紧紧相拥在一起并深情接吻的时候,樱井翔下意识地转头看向坐在身旁的松本润。两人之间的距离只有那么一点,樱井翔的手只要稍稍往旁边伸去,就能握住松本润的手了。那一刻,樱井翔觉得心里的感情快要溢出来了,他真想牵住松本润的手,把他拉过来,吻上他的嘴唇。

但是,当松本润转过头来看向他时,他又下意识地避开了视线。

认真考虑了一个月,樱井翔终于决定了要告白。他订好了蛋糕,准备好了生日礼物。

只要等气氛一到,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一定能有很好的效果。

樱井翔这样笃定地想着。

他成功地把松本润约到了公寓的楼顶,把插着点燃的蜡烛的蛋糕捧到松本润的面前。松本润开心地笑了起来:“谢谢!”

樱井翔又把准备好的生日礼物递给松本润,对方一边接过,一边道谢。

“都快30岁的人了,也不用搞这么浓重。”松本润说道。

“要的,每一个生日都很重要。”樱井翔说道。

松本润吹了蜡烛,两人分了蛋糕,坐在楼顶上吃了起来。

忽然,“咻!”的一声,远处有一束光冲到了夜空中,“嘭!”地炸开。

松本润的目光被吸了过去,接着,一束又一束在空中绽放开来。

是时候了!

樱井翔想着,叫了一声:“松本さん。”

然而松本润看着远处的烟花看得出神,没注意到樱井翔在叫他。

看着松本润望着远处的侧颜,樱井翔想,还是不要打扰他欣赏漂亮的烟花了,告白什么的,也不是很着急的事情。

于是他没再叫松本润,只是和他一起,欣赏着在空中绽放的烟花。

 

烟花在空中绽开的那一刻,松本润意识到了,自己喜欢樱井翔。

八月初的时候,和樱井翔一起在家里看电影,当看到男女主角相拥并接吻时,松本润忽然有了一个奇怪的冲动。他想牵住身旁樱井翔的手,抱住他,和他接吻。

这个想法吓得松本润几乎彻夜难眠,翻来覆去,怎么都想不通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这一个月中,几次和樱井翔见面他都感觉心里有什么堵着,很不舒服。

直到烟花在夜空中绽开,他终于明白了,他对樱井翔,是“喜欢”的感情。

松本润隐约觉得,樱井翔在他生日这天搞那么隆重,是有什么话要说。他忽然有了一些期待。然而直到两人分开,樱井翔也依旧什么都没说。

 

9月15日

樱井翔现在正在一边给自己的小樱花浇水,一边看着隔壁昏暗的阳台,暗自苦恼着。

松本润生日那天没能把自己的心意说出口后,樱井翔就一直在寻找机会,但一直没能找到,对方似乎在有意无意地躲着他。

今天,非常偶然地,樱井翔在公寓楼下碰到了松本润,而松本润的身边,正跟着一个男人,虽然戴着墨镜,但平常爱看电影的樱井翔一眼就认出了那是生田斗真。而且樱井翔记得很清楚,半年前他和松本润相遇的那个晚上,两人看的,正是一部生田斗真主演的电影。

但和松本润相处的这些日子里,樱井翔完全没有听松本润提过他认识生田的事情。

还没等樱井翔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生田就带着一脸灿烂的笑容走了过来,抓住樱井翔的手,说:“你就是樱井翔啊!我们松润平时受你照顾了!”

樱井翔一脸茫然地望着他,半天说不上话来。

“啊对了对了,你现在是不是不玩乐队了?”生田突然问道。

这下樱井翔彻底震惊了。

他从来没跟松本润说过自己学生时代玩乐队这件事情,为什么生田会知道。

松本润匆忙走过来,拉着生田就往3号楼梯走,甚至没有看樱井翔一眼。

此时此刻,樱井翔转头看了看隔壁昏暗的阳台,以及被窗帘紧紧遮住的玻璃窗,内心有很多感情被搅在一起。

看来今晚松本润是不会出来阳台跟他聊天了。

 

“啥?你还没告诉他?!”生田斗真一脸惊愕地对着松本润吼道。

松本润无奈地点了点头,说:“找不到机会。”

“我才不信!你只需要问他:‘你记不记得当年毕业晚会被拉上台的那个人?’不管他答什么,都装作若无其事地回一句:‘哦,其实那是我。’”生田斗真一边说着,就一边秉持着自己身为演员的自我修养,自顾自地演了起来,

“‘什么?!那是你!’

‘对啊,是我哦。’

‘那当年的告白是怎么回事?’”

松本润打断了他的自导自演,岔开了话题:“你今晚睡沙发行不?”

生田撇了撇嘴:“我哪次在你家借住不是睡沙发的?”

当天夜里,直到很晚,松本润都没能睡着。他就偷偷爬了起来,跑到阳台上吹风。然而松本润没料到,这个时间点,樱井翔也没有睡,也在阳台上。

“怎么了?”樱井翔先问道。

“睡不着。”松本润答道,下意识地避开了樱井翔的视线。

然后两人都沉默了。两人都各有心事,却都无法说出口。

“那是演员生田斗真”还是樱井翔先打破了沉默。

“嗯,他是我很好的朋友,今晚在这里借住。”松本润答道。

樱井翔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说道:“我记得那次看的,正好是他主演的电影吧?”

松本润十分清楚樱井翔说的是哪一次,就点了点头。

“我挺喜欢他的电影的。”樱井翔说道。

松本润笑了,说:“我会帮你转达的。”

看到松本润的笑容,樱井翔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顺便帮我拿个签名也行吧?”

两人没聊多久,又各自回房间里睡了。奇怪的是,明明只是到阳台聊了聊天,两人再次躺到床上时,都感觉非常满足,很快便睡了过去。

 

10月10日

樱井翔依旧没能成功地告白。

因为他决定告白的这一天晚上临时加班,不得不推掉原本和松本润约好的晚餐。

更加令樱井翔感到难过的是,他好不容易赶上了末班电车,却在距离公寓还有两个街口的地方被一个神棍拦了下来。

“小哥你这生命线很长啊!”神棍抓着他的手,一脸若有其事的说道。

樱井翔看着眼前这个神棍年轻的脸,突然很想询问对方的年龄。对方似乎完全没打算放他走,紧紧地抓着他的手,用放大镜故作认真地看着。

“小哥你最近感情不顺利吧?”对方突然问道。

樱井翔有些惊讶:“你怎么知道?”

对方放开了他的手,伸了个懒腰,说:“我是大师啊。”

樱井翔想翻个白眼,但还是忍住了,他问道:“那大师您有什么看法?”

那个神棍翘起嘴角,伸出手,摊开,说道:“3000円。”

“哈?!”

神棍弯腰从桌底搬出了一个小盆栽,说道:“你需要东西帮你加持一下。”

“盆栽?”樱井翔心想,他可没精力再养一盆了。

“你不要小看盆栽啊!差不多一年前我卖了一盆盆栽给一个小哥,我最近在路上碰到他,他看起来可精神了!”神棍说道。

樱井翔皱着眉头,没说话。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然后一个穿着便利店工作服的男人出现在了樱井翔的身后,对着坐在那里的神棍说道:“Nino,我下班了!我们回家吧!”

神棍看着那人,撇了撇嘴,说:“我正在做生意呢。”

“你又装算命的啊?”那人说道。

被称作nino的人说道:“这些盆栽放在店里卖不出去!”

“店?”樱井翔愣了愣。

Nino伸手指了指马路对面,说:“就那间。”

樱井翔回头看去,马路对面有一家已经打烊的花店。

“所以你不是神棍啊!”樱井翔说道。

“对啊。小哥你看,就当是帮衬我的生意,把这盆栽带回去吧?”Nino露出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

樱井翔最终还是掏了3000円,把那盆小盆栽抱回了家。他把它放到自己那盆富士樱的旁边,转头看了看隔壁阳台,看起来,住在隔壁屋的人已经睡了,樱井翔也就没有再打电话去打扰了。

 

松本润原本是想在今天的晚餐上向樱井翔坦白当年毕业晚会的事情,他准备就像生田说的那样,装作若无其事地问对方:“你学生时期是不是玩乐队?记不记得毕业晚会?”然后再若无其事地说:“其实那是我啊。”松本润甚至决定好,趁此机会向樱井翔表白自己的心意,不论结果如何都好。

作出这个决定,松本润下了非常大的决心,然而樱井翔突然打来电话说因为加班不得不推掉了这次晚餐。松本润在放下手机后,忽然间泄了气。虽然这个事情怪不得樱井翔,但是,他下了那么大的决心,结果连个机会都没有,等下一次下决心时,又要花多长的时间啊?!

松本润郁闷地到阳台上摆弄自己的小松树,暗暗叹了口气。

真想再去找那个神棍问问这样的情况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转运的。

 

11月11日

08:00 a.m.(纽约时间)

樱井翔坐在酒店的床上,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他伸手把手机拿了起来,点亮了屏幕,划了两下,发出一声:“啊——”然后就泄了气一般,把手机扔到床边,躺了下去。

十天前,因为工作,他来到纽约出差。按照公司的计划,他要在这里呆上半个月才能回去。然而,他已经十天没有和松本润说过话了。

十天,松本润连一条line都没有发来过。樱井翔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想的,可能是顾及他是来这边工作的,所以没有来打扰他。

好歹是朋友,发一条line过来都好啊。

樱井翔在心里呐喊道。

松本润不联系他,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联系对方。明明平时在阳台上有那么多话可以聊,然而现在相隔一个太平洋,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发邮件过去挑起话题。他算好了时差,想打越洋电话,拿起电话时又开始了莫名其妙的顾虑。

松本润会不会还在忙?会不会在加班?现在打会不会太早?会不会太晚?

各种想法冲进他的脑海里,消磨着他打电话的勇气。

 

21:00 p.m.(东京时间)

松本润站在阳台上,手边摆着三盆盆栽,分别是他的小松树,和樱井翔的富士樱,还有一盆樱井翔不知从哪里买回来的盆栽。因为樱井翔要出差,于是盆栽们就顺理成章地由松本润来照顾了。

此时此刻,松本润的手上正拿着自己的手机,拇指在屏幕上按着。屏幕上是line的聊天界面,顶上的联系人显示的是“樱井翔”。松本润按着键盘,没一会儿,底下的对话输入框里,就出现了一段话。松本润停下来,看了看自己打下的一大段话,然后用力地按着删除键,把打下的话语全部删掉,又重新开始打字。打下一句话后,他又删掉。敲下两个字,删掉。敲下一句话,删掉。这样的动作重复了有四五次后,他按了按锁屏键,屏幕朝下,把手机扣在了阳台围栏上。

他看了看手边的三株盆栽,喃喃自语道:“倒是打个电话来啊……”

 

19:00 p.m.(纽约时间)

樱井翔回到了酒店,除了一身的疲惫,还有一只手掌那么大的毛绒小熊挂件。这是樱井翔今天从一家杂货店里买回来的。

这只小熊最初是被摆在橱窗里,小小的一只,和橱窗里的其他东西摆在一起,很容易就会被路过的人忽视掉。然而樱井翔一眼就看到了它,它让樱井翔想起来了遇到松本润的那个晚上。即使这只小熊和快餐店的那一对小熊完全不一样,但是樱井翔在看到这只被摆在橱窗里的小熊时,他想到了那天晚上,松本润看到那对小熊时,心里的喜欢全写在脸上,在得知小熊是白色情人节活动的礼物时,脸上又立刻写满了失落,像个小孩子一样。

樱井翔当然没忘记,为了帮松本润得到那对小熊,他在点餐员面前吻了他。

可能在第一次见面时,心里就有什么,被松本润吸引了吧?

樱井翔突然非常想听一听松本润的声音,总觉得,现在听不到他的声音,自己内心的感情就要把自己压得喘不过气来了。

樱井翔拿起手机,按了按,拨了出去。

 

11月12日08:00 a.m.(东京时间)

手机响起时,松本润正在吃早餐。

“喂?”

“松本さん,有打扰到你吗?”

听到电话那头是樱井翔的声音,松本润差点就要对着手机怒吼:“你可终于打电话来了!”但他还是平静地回答道:“没有,没在忙。”

“在做什么?”樱井翔问道。

“在吃早餐。”松本润答道。

然后,电话那头的樱井翔就沉默了。

松本润吃着嘴里的早餐,按耐住大喊“你倒是说句话啊!越洋电话很贵的啊!”的冲动,故作平静地把嘴里的食物吞下,说道:“你15号到东京是吗?”

“对啊,你有空来接我?”樱井翔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

这次轮到松本润沉默了。电话那头的樱井翔慌忙说道:“我开玩笑的,你没空就不要来……”

“我有空。我去。”松本润出声打断了他。

樱井翔愣了愣,有些结巴地说道:“哦、哦,那、那我把航班信息发给你。”

“好,15号见。”松本润说道。

“15号见。”

樱井翔说完,松本润就把电话挂上了。他紧紧地握着手机,清楚地听到自己加速的心跳声,感觉到自己的脸正在发烫。

 

松本润当然不会知道,在大洋的彼岸,樱井翔放下手机,在愣神了两秒之后,像一个初恋的中学生一样,跳下床,蹦了三下,笑得根本停不下来。

 

12月24日

樱井翔决定,无论如何,他都要在今年结束前,向松本润告白。

然而,松本润的调职来得是那么猝不及防。

12月初,松本润所在的公司的大阪分部出了状况,于是公司临时把松本润调了过去。松本润还把他的小松树也一起带了过去。

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

虽然这次,没有像上个月樱井翔出差那样,两人会时常打电话互相问候,但不能见面这件事对樱井翔而言,真的非常痛苦。

平安夜到来的这天,樱井翔决定,要在电话里向松本润告白,如果松本润接受了,他就是请假,也要在圣诞节一早赶去大阪。

加班也无法阻止樱井翔,他用用尽全力迅速完成工作赶回家去。不料,就在公寓楼下,他碰到了生田斗真。

“我是来润家借住的。”生田在看到樱井翔疑惑的表情时,就立刻甩了甩手里的钥匙,解释了自己的来意。

“哦哦,是这样啊。”樱井翔点了点头。

生田突然问道:“你现在不玩乐队了?”

樱井翔惊愕地望着他,这才想起来上次见面时生田也问过这个问题。

“你怎么知道我玩过乐队的?”樱井翔问道。

这次轮到生田愣住了,他说道:“润还没跟你说啊?”

“说什么?”

生田没说话,樱井翔只好继续追问。最终,生田小声嘀咕了一句:“希望以后润还愿意让我借住在他家的沙发上。”然后,他就把当年庆应毕业晚会上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樱井翔在听完后,愣在原地,久久没能回过神来。

原来,他们在那么久以前就相遇了。

他们之间,到底错过了多少次?

 

松本润这次调职,说是临时的,其实在之前,公司就已经有意让他到关西上任一个新职位,比现在的职位高些。虽说这次是出了状况,但松本润除了过来帮忙解决状况外,还有让他熟悉环境、建立人脉的意思在里面。

松本润很犹豫,升职自然是好事,但内心深处,他希望每天都能见到樱井翔。在大阪的每一天,他都十分想念倚在阳台栏杆上,和隔壁阳台上的樱井翔聊天的晚上。

松本润决定,等回到东京后,他就要向樱井翔表白心意。

接到樱井翔的电话时,松本润刚刚回到在大阪的临时住处。松本润接起电话后,那头的樱井翔却久久没有出声。

“樱井さん?”松本润出声问道。

“生田さん都告诉我了。原来当年那个人,是你啊。”樱井翔说道。

松本润反应了好久,才明白樱井翔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内心一阵慌乱,说道:“是、是我。”

然后,松本润听到樱井翔在电话那头沉默了,而电话这头的他,也跟着沉默了。

突然,樱井翔出声叫他:“松本さん。”

“嗯。”松本润应道。

“我喜欢你。”

短短几个字,通过电波传来,听着有些不真实,但清楚地传达到了松本润这里。

“你……喜欢我吗?”又一句话通过电波传了过来。

 

樱井翔非常紧张,感觉自己拿着手机的手正在发抖。但电话那头的松本润久久没有给他回应,让他不禁心慌了起来。

就在他几乎要绝望时,他听到了松本润的回答:“我也喜欢你。”

内心的狂喜让樱井翔几乎失去了理智。他想马上去见他,一刻都等不了。

“我要去见你。”

 

电话这头的松本润,蹲在原地,小声地对着手机说道:“我也想见你。”

 

12月25日

情侣再怎么迫切地想见到对方,新干线也不会为此加开一列。最终,樱井翔只能搭乘25号最早的一班新干线赶去大阪。

新干线再快,在樱井翔的眼里,都显得奇慢无比。他第一次觉得,东京和大阪之间的距离,有这么远。新干线走得,有这么慢。

当列车到达大阪,樱井翔迫不及待地走下了车,看到了月台上的松本润。

樱井翔跑了过去,松本润也看见了他,朝他跑来。

两人在月台上紧紧相拥,画面美得宛如某部纯爱电影一般。

 

松本润把樱井翔带到了自己住的地方。

“打扰了。”樱井翔一边说着,一边脱了鞋子走了进去。

那不过是个普通的单间公寓,樱井翔一进门就看到了摆在床头柜的的东西,笑了起来。

松本润顺着他的视线望去,露出了不好意思的微笑,转身想走过去,却被樱井翔一把拉住,没等他挣脱,对方就吻了上来。松本润愣了愣,闭上眼睛,回应起对方的吻。

床头柜上,三只小熊被摆成一排,静静地微笑着。

 

他们不知道这世上是否存在着“命中注定”,但他们错过了一次又一次,最终还是走到了一起。

从此以后,他们再也不会彼此错过了。

 

—The End—

感谢每一个读完的小天使!!!【鞠躬】






最后

虽然这并不是一篇贺文,但还是要说一声

Nino,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评论(8)
热度(106)

© 诺星 | Powered by LOFTER